第一财经|期货工具助力,保价延安的红苹果

七颜金融理财信息网

第一财经记者齐琦

富县,古称鄜州,位于陕西北部延安市南部,属渭北黄土高原丘陵沟壑地带。因地处陕北黄土高原,自然条件得天独厚,素有“苹果之乡”之称。

驱车近百公里,从延安市到富县,途径苹果产区,一片片果树映入眼帘。6月初夏,延安天气已烈日炎炎,新一季的苹果还没上市,果农忙碌着给新一季的苹果套袋,以保持果面光洁度并减少虫害,同时也急于处理去年的存货。

“质量好的苹果,不一定能卖个好价钱。”富县交道镇苹果园李大哥(化名)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因为目前我国苹果产业还是以小农经营为主,标准化程度较低,同果不同价、好果难卖好价的现象时有发生。”

近年来,随着苹果期货上市,逐渐改善了现货市场信息不透明、农民议价能力弱的情况。郑州商品交易所(下称“郑商所”)总经理鲁东升日前在期货服务乡村振兴(延安)研讨会上介绍称,苹果期货具有明确的交割标准,期货公开、透明的定价特点削减了不同地区之间、果农与贸易商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标准化是苹果产业转型升级的关键,也是“同果同价”的前提。

延安市富县交道镇苹果园坐果一个月的果树。

同果不同价,丰产不丰收

延安是我国重要的苹果产区,苹果产业也是延安市重要的支柱产业和果农的主要收入来源。

2020年,延安全市苹果种植面积达到400.2万亩,产量370.4万吨,鲜果产值200.4亿元,苹果种植面积和产量约占全国九分之一、陕西三分之一,苹果收入占农民可支配收入50%以上。

据李大哥回忆,前些年在苹果现货贸易中,由于市场透明度不高、信息不对称等原因,收购季价格通常是在买卖双方的博弈中逐渐形成。尤其是每年10~12月,苹果集中采摘,果农通常急于出货换钱交学费、还借款,最终与贸易商达成的收购价普遍较低,经常出现“越卖价格越低,价格越低越急于抛售”的困境。因灾减产的年景苹果价格本该上涨,但因现货报价体系滞后,果农经常仍卖不上好价钱。

延安市富县交道镇刚刚完成套袋的果园。

“同果不同价”与苹果产业的区域品牌价值、销售渠道有较大关系。延安富县诚鑫农牧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季双龙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市场缺少公开透明的权威价格,“果农—收购商”模式下的信息不对称,标准化程度低、混级销售等因素,也是造成“同果不同价”、“同价难求同质果”的重要原因,而苹果期货有利于促进产业实现“同果同价”。

“想参与苹果期货,产品必须先标准。”季双龙告诉记者,从2018年起,公司从种植环节开始尝试精准测土、科学施肥、精细化管理等手段,提高苹果的优果率和一致性,同时引入智能选果线,通过后端标准化分选,做好果品分级,根据期现货价格,选择合适的渠道进行销售或交割。

此外,对于果农来说,“丰产难丰收”的情况常常出现。鲁东升介绍,为帮助延安农民稳收增收,2018年以来,郑商所在延安地区共开展6个“保险+期货”试点项目,累计支持资金3100余万元,承保苹果10.3万吨,惠及果农7千余户,户均赔付7377元,项目总体赔付率达到117.7%。通过提供价格保险,“丰产年份价格跌,果农辛苦不丰收”的局面正在发生改变。

期货工具助抵御风险

对于苹果现货企业来说,苹果贸易一般采取集中收购,全年销售的形式,因此面临价格波动、存货贬值滞销、采购季资金压力大等风险。

“以前企业面临销售难,存货价格下跌时,没有太多办法,只能被动承受。现在通过苹果期货,企业可以根据自身对后市行情的预判,对冲现货价格下跌风险,保证企业稳定运营。”陕西华圣现代农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陕西华圣)执行总经理彭小强对记者表示。

苹果期货上市后,为产业主体提供了各类风险管理工具,现货企业也开始主动利用苹果期货进行风险管理,稳定经营。

据彭小强介绍,2020年2月,现货苹果库存较高,价格弱势下行,而新冠疫情又给苹果的销售增加了不利因素,苹果的交易十分清淡,后续形势难以预料。而2010合约对应的新果季苹果,生长周期长,不确定因素多,在产量未确定之前,10月合约下跌空间有限。根据对现货形势的判断,陕西华圣在2月中旬,对2000吨(200手)苹果采取近月卖出2005合约,远月买入2010合约的套利对冲方案,降低单边做空的风险。在4月上旬逐步平仓,盈利798元/吨,稳定了营业利润。

此外,对于产业内的中小企业,直接参与期货套保资金压力较大,存在一定的风险,而付出少量权利金,购买场外期权就成为此类企业规避价格风险的有效工具。

据郑商所相关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介绍,苹果期货于2017年12月22日在郑商所上市,上市以来市场运行平稳,规模稳步增长。2020年,苹果期货日均成交、持仓量分别为26万手、18万手,同比分别提高69%、44%,全年共交割7580吨,较2018年、2019年分别增加33%、5%,创上市以来新高,持续提升的流动性和市场容量为产业开展风险管理提供了重要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