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酯“三兄弟”闹分歧,核心在供应端?

七颜金融理财信息网

PTA、MEG、短纤同属于聚酯产业链的上下游品种。PTA、MEG同为聚酯原料,面临着同样的下游,但是因各自的供应端表现不同而呈现出不同的走势。从近期走势来看,聚酯产业链的三个品种尽管都是以成本端波动为主,振荡加剧,但是“三兄弟”走势仍旧呈现出较大的分化。

核心差异来自供应端

事实上,聚酯产业链的三个品种走势分化与各自的基本面有关,这种现象从年后就开始存在了。就当前而言,三个品种的核心差异来自供应端的预期,PTA与MEG供应端扩张压力较大,而短纤环节工厂减产预期较大。

“在高库存、高投产的预期下,PTA价格一直围绕成本估值上下波动,走势和国际原油价格基本一致;短纤方面,由于更加贴近下游,价格更为直接地受到下游纺织行情的影响,一旦下游订单疲软,短纤利润会迅速压缩。”浙商期货分析师朱立航表示,MEG作为三个品种中唯一的液化品种,在库存绝对值偏低后,强现实和弱预期的博弈不断,在供应端预期不断变化的过程中,价格波动更加剧烈。

“就PTA而言,2021年以来,投产产能集中在第一季度。据统计,百宏石化和虹港石化新产能投产500万吨,较去年年底增加8.7%,市场供应端的压制较为明显。”弘业期货分析师张永鸽告诉期货日报记者,PTA的上游来源比较单一,从原油—石脑油—PX—PTA,原油对市场起到明显的成本支撑作用。3月之后,由于需求跟进不足,PTA行业的加工利润大幅压缩,行业开始纷纷检修挺价。“第二季度,PTA每月因检修造成的产量损失都在90万吨以上,这也造成价格下跌有成本支撑,而上涨却受制于高库存和供需面的疲软。”她解释说。

与PTA不同的是,MEG的进口依存度依然较高,2020年年底国内仍有54.8%的MEG需要进口,市场要关注国内供给和国外进口两方面的影响。

“4月底,卫星石化装置投产,同时陕西延长、渭河化工、建元煤焦化等煤制装置都已投产,产能迈上了新台阶。不过,国外供给却状况频出,先是美国飓风天气致使装置意外停车,然后是伊朗等装置检修又给进口市场带来一定的不确定性。”据张永鸽分析,3月以来,MEG港口库存处在50万吨的偏低水平,现货实际偏紧,而后期新产能投产预期以及稳定运行后的供需面较为悲观,呈现出“强现实、弱预期”的局面。

在浙商期货分析师朱立航看来,今年PTA和MEG都有大量的新产能投产,对供应端冲击较大,在需求端平稳增长的情况下,供需偏宽松的格局使得PTA和MEG的基本面情况难言乐观。相对而言,今年短纤的产能投放较少,供需基本维持平衡甚至偏紧格局。

“目前来看,今年的预期没有太大改变。虽然短期由于供应端偏紧的情况使得MEG走势一度领跑聚酯板块,但是长期来看,随着PTA和MEG新产能投放逐步落地,后续下游需求恢复后,短纤走势仍然最值得期待。”朱立航分析说。

短纤走势被市场看好

从产业链来看,短纤是基本面最好的品种,主要在于供需方面的压力不大。

据张永鸽介绍,短纤年内预计只有山东诚汇金15万吨投产,还有华西化纤、逸达和新凤鸣累计100万吨的产能有待释放,但是基本集中在第四季度。她说:“即便是新产能全部释放,今年的产能增速也只有14.5%。由于短纤是最接近织造终端的品种,一旦需求有起色,短纤环节应该最先受益。”

“短期来看,短纤表现相对偏弱,虽然开工小幅上升,但是库存已从负值逐渐累库至正值,工厂利润显著压缩,基本面转弱。终端方面,目前下游纱厂开工表现理想,织造端订单有所好转,在购物节影响下,夏季订单增多,但是海外需求恢复仍然偏慢,海外订单偏少。”大地期货分析师蒋硕朋向期货日报记者表示,不过,从长期基本面来看,短纤新增产能投产偏少,相较上游PTA和MEG未来供应压力相对偏小,同时市场对海外终端需求存在向好预期,短纤在聚酯产业链品种中属于长期基本面最好的品种。

对此,国泰君安期货分析师黄天圆也表示,展望下半年,依然会看好涤纶短纤的走势。上半年,短纤的弱势并不是由供需失衡造成的,而是产业层面持续负反馈的体现;下半年,随着“金九银十”旺季到来以及全球出行需求修复推涨原油价格,需求恢复,成本恢复,短纤届时将开启新一轮的正反馈。”

近期,PTA供需面由强向弱转换,供应端检修仍然相对偏多,但是前期装置恢复后,现货市场流通出现缓解,而新装置投产推迟后仍然存在变数。同时,下游需求开始走弱,终端短期好转后,长期持续性仍待观察,海外需求恢复偏慢。“整体来看,除成本端原油涨势偏强的因素外,PTA的新驱动暂未显现。”蒋硕朋说。

“MEG的基本面逐步从偏紧转向宽松,将改善港口库存偏低的状况,预计6月后期或出现累库。”据蒋硕朋分析,受利润的影响,国内产量出现下调,短期进口回升不及预期,预计6月进口将恢复。同时,国内新装置投产将增加国内供应,预计仍是主要的利空因素。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目前聚酯产业链的影响因素,一方面来自成本端,包括原油和煤价,出现大幅波动时,会在成本端对聚酯产业链价格带来较大驱动;另一方面在于终端恢复情况,即海外疫情影响下的需求恢复节奏。此外,还受制于聚酯原料PTA、MEG新增产能的投产情况。

“未来行情演变,PTA方面需关注成本端的驱动,在高库存、高投产预期下,未来很长一段时间,PTA价格仍然围绕成本端的定价来进行。”朱立航表示,在累库预期下,MEG价格已经跌至盈亏线附近,利润进一步压缩的空间较小;短纤目前的利润已压缩至历史低位,进一步走弱的空间不大,后市要关注需求逐步恢复后,利润上涨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