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继:“华龙一号”是安全标准最高的核电站

七颜SEO博客

  邢继:“华龙一号”是安全标准最高的核电站

  本报记者 郑蔚

  “11月27日,我国自主三代核电‘华龙一号’全球首堆——中核集团福清核电5号机组首次并网成功。这在核电站建设进程中是一个重大节点。”中核集团首席专家、“华龙一号”总设计师、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总工程师邢继昨天奉告记者。

  9月4日下午,生态环境部在京向中核集团福建福清核电有限公司颁发福清核电5号机组运行许可证。当天下午,福清核电5号机组首炉燃料装载正式开始。很快,总计177组燃料组件顺利入堆,标志着该机组进入主系统带核调试阶段。

  邢继说:“我们将在今年年底前完成核反应堆满负荷168小时运行试验。通过‘168大考’,福清5号机组才能完美交付运行。”

  “华龙一号”的成功研制,将使我国成为继美、法、俄之后又一个具有独立自主知识产权的三代核电技巧的国家。“‘华龙一号’将是世界上安全标准最高的核电站之一。”邢继说。

  11月24日,邢继获“全国劳动模范”称号。

  “我们正签核电协议,福岛核电事故发生了”

  邢继对2011年3月11日这一天的记忆特别深刻。

  他说,这是所有核电行业从业人员都忘不了的一天。这一天,改写了全世界关于核电安全的标准。

  那天下午,日本光阴14时46分,日本承受了里氏9.0级大地震。地震发生时,福岛第一核电厂6台机组中的1、2、3号机组正运行发电,4、5、6号机组在停堆检修。地震导致核电厂所有的厂外供电丢失,3个正在运行的反应堆自动停堆。按设计要求,厂内应急柴油发电机自动启动,一切尚在可控状态。

  但地震发生46分钟后,令人恐怖的灾害发生了:地震引发的海啸卷起了超过14米的海浪,抵达日本东北海岸。海啸以不可抵挡之势淹没了福岛第一核电厂按照防护最大5.5米海浪建造的防御设施,涌入的海水侵袭了所有的核电机组。应急柴油发电机电源、直流供电系统均承受灭顶之灾,核电厂刹那之间丢失了所有的交直流电源。

  “福岛第一核电厂被海啸袭击的当天,我正在北京参加引进美国西屋公司AP1000核电技巧的签约仪式。正在签约时,得知日本发生大地震的消息。签约现场都是我们核电行业的人,立即就开始担心日本核电站的安危。当时还不知道地震引发的海啸究竟有多严重、造成的迫害有多大,于是大家就不断打电话懂得相关信息,非常急迫地想知道当地核电厂的受灾情况。”邢继回忆说。

  而福岛正无法抗拒地走向恐怖的深渊:由于电力完全丢失,外部救援无法实施,1、2、3、4号机组的堆芯迅速升温,锆金属包壳在高温下与水作用产生了大量氢气。次日下午3时36分,1号机组燃料厂房发生氢气爆炸;14日11时01分,3号机组燃料厂房又发生氢气爆炸;15日6时,4号机组燃料厂房发生氢气爆炸,大量放射性物质向周边透露。

  “福岛核事故从核电站断电断水导致堆芯熔毁,再到锆-水反应引发氢气爆炸,每一步的恶化都没有越过人们的认识和预计,再现和印证了人们对严重核事故后恶化现象的认知。”邢继说,“它也再次印证了墨菲定律,那些我们本来觉得概率很低的事故,似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故,依然有可能发生。”

  福岛核事故举世震惊,全球蓝本高速发展的核电快车几乎同时被踩下了“刹车”。有的西方国家因此发布从此不再发展核能。中国政府的反应是非常迅速的,3月16日,福岛核事故还没有消停,国务院就召开会议抉择立即对我国核电站进行全面的安全反省,同时全面审查在建核电厂,暂停审批新上核电项目。国家核安全局在下达的《福岛核事故后核电厂改进行径通用技巧要求》中,提出了更高的安全标准。

  “当时,挫折感确凿很大。为了CP1000核电项目,我们中核集团奋斗了十多年,已经通过了国家核安全局的严峻审定,眼看具有三代特点的CP1000项目要正式开工,福清核电厂都已经筹办给机组浇筑第一方混凝土了,突然项目被叫停。但即使在这样的非常时刻,我始终觉得中国需要核电,国家发展核电的大方向不会改变,改变的只是政府对核安全的要求更高了。”邢继说,“我当时想的是如何尽快地把团队从迷茫失落的氛围中拉出来,按照国家提出的‘建造国际上安全标准最高的核电站’的要求,和同事们一起拿出安全标准更高的设计筹划,这就是后来的‘华龙一号’。”

  福岛第一核电厂从技巧等级来说,是第二代核电站,二代核电站的安全标准是必须斟酌电站发生可能性较大的事故,这叫“设计基准事故”,而对可能性较低的“超设计基准事故”,只需在设计时适当斟酌,而不是必须斟酌。但第三代核电站的安全标准更高,必须斟酌概率极低的“超设计基准事故”。

  “福岛核事故,确凿让全部核电行业警醒了很多。正是历次核事故的惨痛教训,让行业不断摸索核电怎么能更加安全的理论和方式。”邢继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