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灯光节点亮的不止城市夜经济

七颜SEO博客

  灯光节点亮的不止夜经济

  广州国际灯光节10年累计吸引逾6500万游客 成为夜经济发展的创始者和领跑者

2020年广州国际灯光节《春动·城光》组品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杨耀烨

  经过14天的演出,2020年第十届广州国际灯光节落下帷幕。灯光点亮了广州的夜空,更点亮了广州的夜经济。据统计,10年来,广州国际灯光节累计吸引了超过6500万游客到现场参观。

  10年灯光节,不仅是一项属于广州的文化节日,也是一个经济现象,更是一个关乎超大城市治理的命题。在这个已经继续10年的文化现象背后,藏着怎样的经济账?透过这个大型公共活动,市民游客也读懂了广州这座城市在超大城市社会治理创新中的故事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贾政

  城市经济账: 灯光节点燃城市夜经济

  灯光点亮了广州的夜空,更点亮了广州的夜经济。据统计,10年来,广州国际灯光节累计吸引了超过6500万游客到现场参观。

  灯光节期间,霓虹灯下人流如织,记者访问花城广场各大食街创造,大部分餐馆一座难求。

  “因为灯光秀,琶醍园区的人流比平常多了两成。”今年,广州国际灯光节首次走进珠江琶醍啤酒文化创意艺术区。记者在琶醍看到,蓝本用于储藏麦芽的仓库,被活化改造成面积达1127平方米沿江投影立面,带动了园区夜间消耗的同时,让更多市民体验到羊城夜生活。

  灯光节成为打开夜经济的一道切口。据新一线城市钻研院2019年宣布数据显示,在全国337个地级以上城市排名中,广州的夜生活指数位居第三。商务部调查显示,广州服务业产值有55%来自夜间经济。广州国际灯光节也成为国内城市夜经济发展的创始者和领跑者。有学者调研指出,广州国际灯光节对拉动珠三角地区的照明器具设计创意、生产销售以及旅游消耗等综合经济发展有极大的推动作用。

  除了对夜间经济直观的推动作用,灯光秀产业也带动了广州乃至珠三角灯光音响产业的迅猛发展。据统计,2018年广州市灯光音响产业实现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283亿元,同比增添13%。数据显示,广东舞台灯光注册企业数由2010年的2576家上升到2019年的28064家,其中珠三角九市合计26008家,占全国总数的比重约为20%,并形成完整的演艺灯光设备产业链。《2018年广东灯光调研报告》显示,广州集聚了近3000家舞台灯光音响企业,盘踞全国半壁江山,每年营业额逾500亿元;世界70%的舞台灯光设备由中国制造,中国近95%的舞台灯光设备出自广东,舞台灯光行业规模最大的几家企业均位于广州。

  城市文明账:文明行为与灯光一样美

  有序排队、垃圾不落地、兢兢业业的志愿服务……与灯光一样,现场折射出的文明行为,也成为城市一道亮丽的景色。

  “请大家把预约链接打开,有序进场。”不到7时,已提前预约的市民游客排起长队,守在海心沙3号桥外,等候进场欣赏一场光影盛宴。记者看到,虽然现场人流很大,但秩序井然。已预约的观众打开预约成功界面等候反省进场,没有预约的游客,则在现场工作人员的指引下,预约余下几天的进场名额,或按照指引绕行花城广场赏灯。

  在花城广场,一位带着孩子来逛灯光节的年轻父亲用一个塑料袋,装着家人喝完的饮料瓶和用过的餐巾纸,正在寻找邻近的垃圾桶。他奉告记者:“把自己产生的垃圾带走是举手之劳。”

  虽然带走垃圾只是一件小事,但对每天在花城广场工作的城市美容师来说,这却能让他们的工作量减少很多。环卫工人尹叔在每天灯光节停止后,都要对海心沙进行保洁。他创造,人群散去后场地洁净整洁,越来越多游客做到“垃圾不落地”。作为一名城市美容师,他为灯光节点赞,也为市民游客不断提升的文明素质点赞。

  此外,100多名青年志愿者的加入,不但为广州国际灯光节注入了青春生机,也为灯光节顺利举行保驾护航。下午5时,来自华南农业大学的梁同学和来自星海音乐学院的姚同学,顾不上吃晚饭就来到灯光节现场。半个月以来,这两位大三的学生在课业之余,参与到灯光节的志愿服务中,耐心地为游客解说游览线路、赞助游客找回丧失的物品……每天5时前到,10时后离场,11时才能到学校,最早来、最晚走的他们,甚至没有完整地看过一次灯光节表演。

  城市治理账:开户外活动预约先河

  “夜间经济”成为提升城市生机新引擎的同时,也对城市治理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夜间经济发达的城市,背后都有着一整套公共服务配套体系,以及出色的社会治理能力做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