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年人民币能否继续牛气冲天?还得多考虑一些不确定因素

七颜金融理财信息网

作者 张金栋

图 路透/Kai Pfaffenbach

回看即将结束的2020年,人民币跌宕起伏,而最近半年多人民币兑美元即期却是一路上行,最大升幅超过10%;展望2021年,机构亦普遍继续看好人民币前景,只是升幅预期略有差别而已。

不过市场人士也指出,当前支持人民币继续升值的利好还会维持一段时间,但需要特别关注疫苗接种的推进对全球经济复苏的提振作用;若疫苗效果明显,人民币的优势也会消退的比较快;另外中美紧张关系能否如外界预期那般有阶段降温也存在不确定,因此预估明年人民币汇率,需要多考虑一些潜在的变化。

“在趋势发生变化之前,肯定会沿着原来的方向操作,继续做多人民币,”一中资行交易员称,“疫情不止,估计美指跌势也止不住。”

另一外资行交易员也指出,受制于美国的宽松政策,美元可能还得跌一段时间,还有下半年来支持人民币升值的各种因素,起码可以再延续1-2个季度,“人民币升值的大方向没有变,不过幅度和速度上可能会放缓。”

花旗银行发给路透的最新展望称,中国疫情防控好于其他经济体,经济复苏优势明显,加上中国贸易平衡的方面的韧性,还有中美货币政策分化导致中美利差走扩叠加美元流动性泛滥和中国金融开放带来的资本持续流入,这些都支撑人民币汇率。

“人民币在2021年或继续保持上升趋势,明年一季度人民币CFETS指数或触及98,”花旗银行称,“人民币在2021年中期升至6.3并在2021年底达到6.0。”

一众机构几乎全部看好明年人民币汇率前景,但对后续升幅大都谨慎,可能也是考虑到人民币今年下半年已累积了巨大涨幅;如果从5月底探底回升计算,最近半年涨幅超过10%。

瑞银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汪涛在年度展望中表示,新一届美国政府上台后,外部不确定性有所降低,明年人民币汇率有望再次小升,这部分受到美元走弱推动。鉴于央行对人民币升值容忍度提升,汇率有望保持相对强势,宽幅波动,预计明年底人民可能为6.4左右。

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首席外汇分析师李刘阳称,现在的汇率表现应该已经反应了各种利好,明年人民币汇率的波动中枢还有一定上移空间,但中国出口的相对优势,可能是前高后低,中美息差也可能收窄,从一整年看,人民币汇率走势很难延续单向升值。

**疫苗**

年初的新冠疫情蔓延很快击退了中美第一阶段协议落地的利好,随着疫情肆虐全球,金融市场也一波三折,而年底临近主要发达国家开始推进疫苗接种,市场人士也认为,新冠疫情能否很快得到控制,估计是明年最大的变数。

“疫苗如果很有效,可能在明年二季度开始,市场可能会开始担心通胀,进而转为对量化宽松收敛预期,美元也可能转为阶段性升值,”一外资行交易员称,“当然如果疫苗效果不明显,也可能明年一年也看不到这种情况。”

中金公司手续经济学家彭文生最新报告称,预计一季度海外疫苗产量约8亿支,可以满足高收入国家重点人群的接种需求,上半年累计产量约23亿支,基本满足高收入国家全部人群接种需求。参考流感疫苗的接种速度,预计高收入国家将在2021年夏天实现群体免疫,有望重回“正轨”。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钟正生认为,一旦新冠疫苗大面积推广,美国经济会出现快速修复,届时可能出现较为明显的通胀压力,内生地需要财政、货币政策有所回撤;而此前利好中国的多重因素也难以持续共振。

“上半年有可能出现美国经济相对‘一枝独秀’的阶段,美元会阶段性回升,”钟正生指出,“2021年需要注意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大的风险,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区间或在6.3-6.9之间。”

如果美国经济数据继续超出市场预期,这也是花旗认为最可能的情况,市场可能转变观点认为美联储2021年或减少资产购买规模。

不过澳新银行外汇策略师Khoon Goh的看法较为乐观,他认为明年亚洲货币将进一步升值,因为亚洲地区在遏制病毒方面取得了相对成功,这意味着疫苗的全面推广可以更快地实现病毒根除,另外全球增长前景改善,对亚洲出口和风险偏好都有利,宽松的流动性也会继续配置亚洲资产。

“随着2020年噩梦的消逝,在2021年亚洲货币仍有良好表现,除非市场上再现‘黑天鹅’,”Khoon Goh称,“做多人民币将是2021年的主要交易,并且是人民币的潜在核心,中国也会乐见人民币升值,预计到2021年底人民币将升到6.30。”

**中美**

随着美国大选的落地,市场很快就要摆脱特朗普的各种疯狂和不确定性,市场人士也普遍认为,民意决定拜登对华也会是强硬为主,不过不确定性会下降。

特朗普上台后采取了全方位的遏华举措,从贸易战到科技战乃至金融战,人民币也一路震荡走低,而今年在新冠疫情冲击下,中美关系持续交恶,不过得益于双方中美第一阶段协议的积极态度,人民币受到的直接影响相对有限。

瑞银汪涛亦认为,出于国内政治因素的考量,新一届美国政府可能难以撤销或改变部分特朗普政府的政策,这些限制政策可能给中美双边关系带来长期的影响。虽然它们对经济的影响比较有限,但可能在短期内扰动市场、令人民币汇率承压。

“估计拜登政府上任的前面一段时间,会集中在应对新冠疫情上,中美关系可能会比较平静,但如果疫情得到控制,中美关系会怎么发展还不好说,”一中资行交易员称,“我的理解,如果不加,都可以看成利好。”

美国当选总统拜登本周公布了他的政府牵头应对新冠疫情的团队,强调协作的重要性,以达成上任百日内1亿人接受疫苗接种的目标。而12月初拜登就表示,不会立即采取行动解除由特朗普与中国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