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多不愁!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的赤字警告再成拜登耳旁风

七颜金融理财信息网
美国总统拜登在当地时间周四的新闻发布会上继续透露了其志满意得的施政计划,除了要争取实现在5月1日其上任满100天之际实现注射2亿剂疫苗的下一步目标外,还计划在当前1.9万亿谢谢财政刺激行动之余,再追加3万亿美元的财政支出,用于基建、医疗和教育等领域,然而,由此带来的巨额开支、赤字与债务,似乎却会让国会预算办公室(CBO)很难继续淡定下去。

而去年以来前后两任美国总统面对疫情冲击所不约而同采取的大开大合式激进财政行动,也事实上已经令负责监督政府开支的国会预算办公室陷入了相当尴尬的处境。自1970年代被设立以来,国会预算办公室一向在财政问题上持有相当保守的立场,一再发出警告称一旦美国政府开支无度,就可能在之后陷入财务危机。然而,在疫情之下,使用强力财政宽松手段把救命钱直接发放给家庭、企业和地方政府,已经成为了必须的当务之急,这一紧迫需求也让CBO的警告显得苍白无力,甚至其在本月初美国国会两院批准1.9万亿美元刺激计划时再度发出警告时,竟几乎无法引发媒体的任何跟踪关注。

事实上,过去许多年以来,CBO预估的美国政府融资成本一直高于现实水平,所谓的“债务危机”前景预测,因而也就被市场解读为“狼来了”式的空洞恐吓。在真实世界中,由于美债收益率长期持续走低,导致在美国总债务规模在过去十余年大幅膨胀的背景下,政府实际偿债利息支出不升反降。因而,新上任的美国财长,曾担任美联储主席的耶伦近日也已表示,应该使用债务总融资成本取代诸如预算赤字和债务占GDP比重等传统指标,来评估美国实际政府财政健康状况以及进一步的财务扩张空间

面对这一状况,自2019年起出任国会预算办公室主任的Phillip Swagel也被迫承认,当前市场利率水平仍远不及此前的预测,即使美国联邦政府确实面临巨额赤字,同时负债水平进一步上升。当前,通胀迹象虽然有所显现,但也远没有到濒临失控的地步。

而早在2010年,当美国政府在经历了2008-09年的经济危机及相应的救市行动后录得巨额财政赤字时,CBO就曾预估称:美国债务支出在日后可能会窜升,10年期美债收益率在2015年之后会升至5.5%以上。而当时整个金融市场也持有类似打印机看法,但结果却是,在经济逐步复苏的同时,上轮经济周期中美债收益率的峰值水平,却也只有上述预测水平的不到一半。

于是,吸取了教训之后,CBO在本轮周期中对于债市收益率的预估又显得太过保守,在拜登的1.9万亿美元援助协议落地之前,该机构曾预估10年期美债收益率之后只会平均每年上升20个基点,在2021年全年维持在1.1%的平均水平,到2023年再升至1.5%。但现实中,在开年以来美债收益率大幅跳升了70个基点之后,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已经升破并站上了1.5%关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