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宏观:土耳其危机具有代表性吗?

七颜金融理财信息网

  来源:轩言全球宏观

  核心观点:

  为应对国内通胀与货币贬值压力,近期包括土耳其在内的三个新兴经济体央行采取了加息措施。为应对本国持续已久的高通胀和近期的通胀压力加剧,近两年土耳其已四次大幅加息,美元指数走强和美债收益率上行也是3月土耳其加息的背景因素之一。但此后,土耳其总统罢免央行行长并任命支持低利率政策的新人选打击了海外投资者对土耳其资本市场的信心,外资加速流出,土耳其股汇债三杀。

  历史上,土耳其频频爆发危机和动荡,根源在于其个体所具有的脆弱性。从外部因素来看,美元强势程度有限,土耳其危机并不意味着新兴市场集体性的危机,但可能对其他国家有小幅度间接传导。国际环境方面,美债收益率的上行并不等同于美元流动性收紧,美元指数仅是小幅反弹而非反转,土耳其危机及其映射的宏观环境对人民币汇率和我国资本市场的影响亦有限。

  以下为正文内容:

  为应对国内通胀与货币贬值压力,近期包括土耳其在内的三个新兴经济体央行采取了加息措施。3月18日,巴西央行宣布六年来首次加息,将基准利率上调75个基点至2.75%,并称将在5月会议上再次加息相同幅度;3月19日,土耳其央行宣布“提前行动”,将指标利率上调200个基点至19%,幅度为市场预期的两倍,以应对接近16%的通胀和里拉的贬值;3月20日,俄罗斯央行宣布加息25个基点至4.5%,是俄罗斯自2018年以来,首次上调关键利率,俄央行表示,风险的天平已转向了通胀上升的风险。

招商宏观:土耳其危机具有代表性吗?

  为应对本国持续已久的高通胀和近期的通胀压力加剧,近两年土耳其已四次大幅加息。与其他新兴经济体不同的是,2017年以来的大多数时期,土耳其CPI同比增速持续处于两位数状态,从2020年6月起,随着全球大宗商品价格触底快速回升,土耳其DPPI同比增速开始出现抬升,从5.5%的底部水平已抬升至27.1%,从2020年11月开始,土耳其CPI同比增速亦从11.9%抬升至2021年2月的15.6%。为应对国内通胀,自2020年9月以来,土耳其央行已连续四次加息,分别为2020年9月25日、11月20日、12月25日和2021年3月19日,加息幅度分别为200BP、475BP、200BP、200BP。对于土耳其央行的加息举措,资本市场总体呈认可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