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里拉崩盘只是开始?新兴国家正濒临货币危机

七颜金融理财信息网

  来源:智本社

  文 |清和智本社社长

  三月,土耳其里拉崩盘。自今年二月以来,土耳其里拉已经跌去逾23%。

  里拉崩盘引发土耳其金融地震。土耳其伊斯坦布尔100指数一度暴跌触发熔断。债券价格崩盘,土耳其10年期国债收益率单日大涨17.25%,创下历史最大涨幅。

  土耳其正濒临国家信用危机。然而,这种节奏极为熟悉。就在2018年,土耳其里拉也遭遇崩盘,并引发股债楼“三杀”。记得当时美国经济学家克鲁格曼评论说:“土耳其债务危机是一种典型债务危机,是我们很熟悉的、见过很多次的危机。”

  自1982年拉美债务危机开始,每一次美元(预期)进入紧缩周期,新兴国家的货币都会遭遇贬值压力,甚至引发货币危机和债务危机。过去的典型是阿根廷,如今是土耳其。周而复始,屡崩不止。这就是克鲁格曼所说的“熟悉的、见过很多次的危机”。

  土耳其里拉崩盘,只是个开始。如今,美元正在进入流动性拐点,新一轮紧缩周期的预期越来越强,土耳其里拉率先崩盘,紧接着,俄罗斯、巴西、阿根廷、印尼、印度等会遭遇何种命运?中国会受到怎样的冲击?新兴国家的这种“幽灵”为何会如期而至?

  本文从经济学的角度分析新兴国家的周期性货币危机。

  本文逻辑

  一、周期性危机

  二、债务型经济

  三、滞胀式崩溃

  (特别提醒:请点击本公众号星标,以及时收阅每一篇硬核文章;正文7000字,阅读时间30‘,感谢分享)

  01

  周期性危机

  1982年8月,墨西哥率先宣布无力偿还外债,随后几个月其它拉美国家跟随,拉美债务危机爆发。

  这次债务危机击垮了拉美国家的金融系统,货币、股市及债市崩盘,爆发恶性通胀。1984年,墨西哥比索对美元汇率只相当于1980年的10%,而阿根廷比索的汇价仅相当于1980年的1‰,巴西与阿根廷国内的通胀水平最高达到5000%和20000%。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事还得从1971年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说起。这个体系崩溃后,世界开始进入信用货币时代和浮动汇率时代。但是,为了维持汇率的稳定,拉美国家沿袭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惯例,普遍采取钉住美元的外汇制度。

  这种固定的外汇制度也有风险。它好比与博尔特赛跑,博尔特加速时,就是美元紧缩时,你得跟得上。跟不跟得上,看外汇净储备,根本上取决于经济实力。港币与美元是锚定的,港币能够跟上美元的节奏,但是拉美国家的货币就不一定了。